有莘国里话扶贫 | 第八辑  安新浩:群众找“麻烦”就是信我们-合阳新闻网

我被下派到甘井镇武阳村任第一书记已一年有余了。这一年是我对第一书记职责履行不断强化的一年,是我对脱贫攻坚工作认识不断加深的一年,是我对价值站位深度思考不断探索的一年。一年来,我与其他第一书记一样,一同经历了基层的风风雨雨,了解了群众的戚戚楚楚,使尽了为民的招招数数,常常被怨,被堵,被指戳……其实也常常被敬,被服,被信任……

群众一骂,痛了我

   今春村上的自来水管网铺设由于资金问题变成了马拉松工程,年后开工数月不能交工.我看在眼里,一直相信村上能快速解决.中途也催了多次,就是不能完,眼看着群众苹果套袋已经忙活开了,就是通不上水,心里也堵了一口气“我看你能拖到啥时候”,就在我梗气之时,几个老人“咣咣咣”用锤头砸着我的门,怒气冲冲地问我,你都干了啥……?声音很高,火药味呛得人透不过气来。就是老寇等人这一“骂”,使我眼前浮现出了:群众下地干活汗流浃背,回来后一拧水龙头,真是聋子的耳朵,样子货;既要忙着拉水又要着急做饭还要赶工的焦灼状态,真是万般无奈啊!试想我是村民不骂娘才怪了?我们衣食无忧,对得起俸禄?不由得我眼前一阵黑,“柳支书,明天内能不能通上水,赶明天下午……你只告诉我能不能?”

有莘国里话扶贫 | 第八辑  安新浩:群众找“麻烦”就是信我们-合阳新闻网

 

群众一险,急坏了我

自来水通了没几天,我在巷道里转悠发现,朋林家(巷道十字)门前水泥路面破损严重,塌陷明显,但尚能通行。去村部跟干部合计了下,说这个以前修过,就是挖管道后,下雨进水所致,看后面实施工程时再修下,我觉得也行,就没有多说。可谁知过了两周,几个群众为这事堵住了我,“你知道下面是什么?……那下面是能回得过汽车的……有几个地窖是相通的……下了大雨可别把那几家房拽倒了……”我惊鄂,半信半疑了一阵。由于正值脱贫攻坚数据清洗、完善资料的关键期,自己连轴转也给忘了。我清楚的记得是6月2号(星期五)晚上我回家,准备换洗衣服,周六加班,突然在手机上看到从3号开始有三四天雨,而且都是大到暴雨,一下子想起了巷道水毁问题,这可咋办呀!防汛事关重大,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出不起乱子的!吓得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不时告诫自己:明天第一件事就是抢修水毁,资料整理是其次,一定,一定!记牢,记牢!早晨一进村立马找干部,协调镇长,汇报险情,调派工队,紧急施工,分秒必争,终于跑赢了夜晚到来的大雨。

群众一诉,活了我

七月,正是村里相对闲暇的时间,是刚套完袋,待摘椒的空挡期,群众相对悠闲。吃过早饭,我正在看迎国检的脱贫资料。不时听到广场院子里闹喳喳的,抬头一看,哦,妇女主任领着七八个人走了进来,“安书记,去年说的妇女培训,因过年组织不起来,现在这些姐妹想趁着农闲学些手艺啥的,家政、刺绣都行……”。“那是,那是”我忙着招呼让座,倾听大家的想法,爽快应下。随即我联系了我们单位下属的玉绣协会,通过人社局,给大家派来了老师,并嘱托大家珍惜机会,一定要好好学,用技艺致富,发挥好半边天在脱贫攻坚中的精细作用。同时还组织大家一起腾出会议室,联系电工给房子装了两台吊扇,送去水等慰问品……

群众一难,想到了我

7月10号下午我从城里参加完培训会,刚进村把车停稳,就听见值班室有村民说事,只见是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妈,脸色略显尴尬,忙对我说“她知道,群众说有啥事,找你管用,你人实在……”还说了她老汉就是去年在党员会上顶撞我的那个直性子人,他怕我记恨,就让她来了。我赶忙摆手热情攀谈,了解知道了老人是因果园防雹网子没能搭成找来的,她虽不是贫困户看能不能帮她,尤其是今天下午的大风唤醒了她的防灾意识,现在是杆子什么都弄好了,就是缺网子。我当即通过熟人联系相关人员,反映情况,解决了老人的问题,并一再嘱咐拉网子时切不能开电动三轮,尤其不能拉人。

有莘国里话扶贫 | 第八辑  安新浩:群众找“麻烦”就是信我们-合阳新闻网

群众一信,温暖了我

前些天的一个下午,工作队队员行伟告诉我,下周来把相机带上,二组巷道那块群众要感谢水毁修复及时,闹活着要给咱送锦旗,给咱把资料留好。哦?吃过饭,我就去朋林家说明来意,得知还有党员老吴等人,因为帮乡亲们解决了水泵问题,群众灌溉保证后,说虽然知道我不图名,但他们很感激,商量后说给工作队只送个锦旗,表示表示,必须送而且是自愿自发的……我立马制止,严肃制止。告诉他们等乡亲们全部脱贫后,工作队撤时再说吧。  一年来,武阳村的村民与我从疑虑走向熟识,从熟识走向理解,从理解走向信任。他们给了我历练的舞台,生活的温暖,工作的荣耀。就是这浓郁的乡情,纯朴的民风,错杂的穷根,在追赶超越的号角声中,在“三项机制”的激励鞭策下,让我始终站在新的起跑线上,甜蜜向前……

有莘国里话扶贫 | 第八辑  安新浩:群众找“麻烦”就是信我们-合阳新闻网



有莘国里话扶贫 | 第八辑  安新浩:群众找“麻烦”就是信我们
有莘国里话扶贫 | 第八辑  安新浩:群众找“麻烦”就是信我们